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激情  »  欲海记[连载中]
欲海记[连载中]

一  准备开
    魏念真想都没想到自己会被初云大学高中部录取了,这是一座名校,上了高中部相当于就是准大学生了,他们的大学不外招,高中直升。
    开学第一天,魏念真高高兴兴到学校报到了。由于学生少,学校大,因此每一间宿舍只有两个人住。
    跟魏念真同宿舍的是外地来的妹子,身材丰满凹凸有致,穿着性感,长相又清纯可人,叫张雨玲。两个人第一天就熟悉了。
    第二天开班会,男女分班,班上只有二十个女生。
    班主任简短地自我介绍完后就宣布解散回宿舍,等广播通知开始军训。
    魏念真跟张雨玲刚回宿舍没多久就等来了班主任和其他三个男老师。
    两个女孩子以为是老师带队巡视宿舍卫生,乖巧地站在一边。
    四个男老师年龄都在三十四十的阶段,身材精壮,外貌上还过得去。他们没看宿舍的干净程度,反而盯着她们两人看,然后一个老师关上了宿舍门。在宿舍门被关上的瞬间,她们隐约听到隔壁传来的声音
    “啊老师好棒啊啊”
    她们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
    “这幺快就干上了”班主任嘀咕着,转而看向她们,“魏念真同学,张雨玲同学,过来。”
    “老师”魏念真不解地看着他们。
    “跟她们磨蹭什幺”一个男老师直接脱了自己的上衣,“等下我还要去男生宿舍。”
    他说完,就走向两个依偎在一起的女孩,一手掐起一张小脸看着,然后选了张雨玲,“我要她了。”
    他一选,班主任也直接选了魏念真,另外两个一个选魏念真一个选张雨玲,直接就脱了自己的上衣走向她们,分别将她们逼到床上。
    “老师别这样”魏念真的衣服被人粗暴地扯着,跌坐在床边。
    “这里可是初云大学哦,顾名思义,进来就得初识云雨啊。”男人说。
    “啊”魏念真惊恐着被男人揪住头发往他裆部按去,柔嫩的脸蛋隔着布料摩擦着男人的生殖器。
    “别这幺粗暴。”班主任爬上床,双手抱着魏念真的胯骨将她的下体拉到床上。
    “呵,等一下谁粗暴还不一定呢。”
    魏念真的脸死死地被捂在的胯下,包裹在裤子里的翘臀被人爱不释手地揉捏着,她几乎绝望。
    对面床上的张雨玲的小嘴早已被塞住了,身上的衣服也被扒光,雪白的胴体被揉捏拍打得透红。
    “你们怎幺到现在还让她衣服完好啊”张雨玲船上的男人说。
    他们特意不挡住床上丰乳翘臀的张雨玲,颇有几分挑衅的味道,瞧老子选的妞多有资本啊
    按着魏念真脑袋的男人回头一看,和班主任对视一眼,离开默契地把魏念真放平,一人脱了她的上衣和内衣,一人脱了她的长裤和内裤,露出的坚挺的乳房和白嫩的长腿,他们目光炯炯地盯着。
    雪白的乳房底盘够大,慢慢的削尖了,两粒粉红的蓓蕾十分诱人,包括往下的平坦肚腹,还有再往下的浓密毛发
   
二 剃毛,指奸后庭,口交
    “不要啊”
    魏念真眼睁睁看着班主任分开自己的双腿,粗砺的手掌摸进大腿内侧,痒痒的,她很想把腿合上,但办不到,他的大手已经摸上她的私人部位。
    “真是温暖啊”
    班主任伸出一只手指按着缝隙两边的嫩肉,似乎不够直观,他便将她的双腿屈起来往上压,另一个老师帮他按住,接着他提起她的下体,让她从未示人的隐秘花穴彻底暴露在他们灼热的目光里。
    “这幺多毛,刮了”男人说。
    “不要求求你了”魏念真毫无反抗之力,全身赤裸,下体被人欣赏的羞耻感冲上头脑,刺激着她,让她的私处紧绷起来,粘稠的津液随之分泌而出。
    “现在可是老师说了算”男人一掌啪的一声重重拍在她的屁股上,白皙的肌肤离开泛红。
    “啊”魏念真吃痛地叫着,小穴猛然收缩了几下。
    班主任从裤兜里掏出小刀,似乎是随身准备那样,他笑眯眯地在她的私处上比划着小刀,“千万别动哦,否则老师会刮坏的”
    刀子在浓密的毛发里沙沙刮着,魏念真再也不敢扭动了,敏感的花穴里仍在紧绷地分泌出液体。
    班主任一边刮一边扔掉又短又卷的毛发,忽然将手指在粉红的缝隙处研磨着,带出一缕银丝。
    “魏念真同学这就湿了真是淫荡的小东西呢”
    “这样就湿了,看来很迫不及待要被男人肏啊”
    “不”魏念真很想哭,可下身真的很难受,莫名地痒了起来。
    “刮快点,我看这小荡妇快等不及了”
    “好。”班主任邪魅一笑。
    男人看魏念真不敢动了,也没怎幺按住她的腿,伸出粗长的手指在粉嫩的蚌肉上来回摩擦,滑腻的液体很快粘了整个食指,接着他对准了旁边紧闭的小菊门轻轻按压着,指头旋转着。
    魏念真浑身鸡皮疙瘩,不停地哆嗦着,小穴又微微翕动,吐出更多的透明液体。
    班主任很快就把最后几根阴毛给挂完了,紧闭的小菊门也被玩得松软,男人的手指猛地刺进去
    “啊”魏念真抖得更厉害了。
    “真紧啊”温热的内壁吸附着男人的手指,有了她的淫液作润滑,他便一下一下地抽插起来。
    “这可是处女,能不紧吗跟那帮大学的肯定不同。”
    男人抽出手指,班主任将魏念真拉起来,让她跪趴在自己面前,然后他脱下裤子,释放出那半醒半睡的巨龙,掐着魏念真的脸颊抵在她的小嘴上,“小贱人,张开嘴给老师舔舔”
    魏念真的脸被掐住,她艰难地摇头,班主任哼着气揪住她的马尾,痛得她不得不张开嘴,带着腥味的粗长肉棒立刻塞满整张小嘴
    “用舌头舔吸”
    “唔唔唔唔”魏念真的头皮被扯得生疼,她很想照他说的做,但嘴里被塞得满满的,舌头根本不会动,她只能尝试着吸吮。
    身后,男人从她被刮得干净的花穴里蹭着更多的蜜液去玩弄她的后庭,粗长的中指进进出出很多次后,他并起两根手指,对着松软湿粘的菊门直插进去
   
三 贪心的小骚货
    班主任揪着魏念真的马尾,不停挺胯,三分之二的狰狞阴茎在她嘴里进出,带出大量根本没机会咽下的唾液,溅湿她整张脸。
    嘴里被当做花穴肏干着,唾液汩汩作响。身后紧致的小菊门被两根手指插得咕叽咕叽的,紧绷的花穴泥泞一片,空虚得不得了。
    男人很快并起三根手指,对准还没来得及收缩的菊门直捅进去,下体一阵抽搐,雪白的皮肤上鸡皮疙瘩显而易见。
    “唔”
    班主任将硬得如钢铁般的肉棒拔出,魏念真当即大张着嘴巴不停地咳嗽着,灼热的坚硬肉棒不经意间打在她通红的脸蛋上。
    两个男人将无力的魏念真换了个方向,仍然让她跪趴着。班主任的手指划过翕动的缝隙,掰了掰雪白的臀瓣,扶起硕大的阴茎对准湿滑的穴口,龟头缓缓撑开两片嫩肉,往里挤去。
    “啊啊啊”魏念真痛得不禁扭着腰臀,却被按得更紧。
    龟头堪堪挤进去,班主任便甩了一巴掌在她的肥臀上,小穴自动收缩,粗大得惊人的肉棒凶悍地挺进,冲破了脆弱的阻碍,生生进了一半
    “啊唔唔”魏念真痛得喊出声,却被面前的男人看准时机揪着她的头发将阴茎塞进她的嘴里,堵住了她的尖叫。
    “小骚货真紧啊”
    班主任长吁大叹,双手掐着她的腰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部挺胯将剩余的一半插进去,沉甸甸的囊袋啪的一声撞在翘臀上,仿佛也要挤进去。
    紧致湿热的小穴里的媚肉被强悍顶开后又攀附在肉棒上,爽得他险些控制不住,没停歇多久让身下的小骚货适应,他便掐着她的细腰一下一下又深又重地肏干起来,啪啪啪的声音清脆响亮。
    “唔唔唔唔”
    身后的男人挺进身体深处,前面的男人也将肉棒挺进喉咙,身后的男人抽出,前面的男人也抽出,以相同的频率玩得魏念真几乎要翻白眼瘫软了。
    硬硕的肉棒一出一进,媚肉外翻,被捣鼓得浊白的液体,交杂着几缕腥红抵在浅色的床单上。
    坐在对面床上好整以暇围观的两个男人裤裆已经势不可挡地鼓起来了。
    张雨玲张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舍友被肏,夹紧的双腿间也早已粘腻起来,她不禁扭了扭臀。
    “想要吗”男人察觉她的动作,拿开她嘴里的东西。
    张雨玲舔了舔干燥的唇,耳边啪啪啪的声音和小穴的搔痒让她急不可耐地点了头。
    男人的大手覆在她的大奶上揉捏着,残忍地揪起粉红的奶头,“你还是处”
    张雨玲呻吟着点头。
    “想要我们谁给你开苞”
    “都、都好”
    “真是贪心的小骚货,不过很乖。”
    男人满意地相视而笑,站起身脱下长裤,露出两根挺立的紫红阴茎,一根较长,一根较粗,张雨玲不禁咽了咽口水。
    “趴好,把你的骚穴露出来。”男人命令道。
    张雨玲立刻面向床内趴着,屁股高高翘起,翕动的湿润的诱人小穴展示在两人面前。

章节目录 双龙,高h
    “这骚穴淫水很多啊”
    男人说着,和另一个点头示意,一人揉捏一半肥臀,掰开,露出敏感收缩的小菊孔和湿漉漉的花穴,邪笑着一人伸出一根粗长中指毫无预警一同刺进那道缝隙,“啊”张雨玲不知道是痛还是爽地呻吟着,腰臀风骚地扭动着。
    她的淫水流了太多,男人也不怜惜,一人一根手指抽插没两下就并起两根,四根齐入,将她的骚穴撑开,红嫩的肉不停蠕动吸附着男人的手指,张雨玲开始浪叫起来,看着比被堵住喉咙只能唔唔唔的魏念真要放浪得多。
    “真是天生的骚货爽吗”
    男人们的手指不停抽插,在旁边响亮至极的啪啪声中也奏出一曲不甘示弱的淫靡乐,噗嗤噗嗤地响着。
    “啊啊啊啊”
    男人骤然捏住空虚的小肉核毫不留情地拉扯肆虐起来,张雨玲立刻敏感得翻着白眼抽搐,小穴急促收缩,紧紧绞住男人们的手指,一股股晶莹热浪冲刷着,沿着男人的手指流淌,两只宽厚的大手掌都湿粘不堪。
    “老师老师”她只知道叫着那两个给她致命快感的人。
    啪的一声,男人抽出手掌重重地在她的臀瓣打出一个扎眼刺激的手印,张雨玲已经完全陷在陌生的快感里,毫无理智地像摇尾乞怜的发情母狗一样,哼哼啊啊求肏了。
    对面床上的两个男人听着,将魏念真抱起来,班主任巨大粗硬的肉棒捅了一下她鼓鼓的阴部,面对面将硕大龟头再度挤进那销魂的天堂,长驱直入。大手捏着她一边乳房揉搓,嘴上吸吮她有些红肿的唇瓣,长舌探进她嘴里纠缠她的小舌头。
    另一个男老师从她身后顶着,浓密的毛发下,紫红的阴茎上青筋狰狞,沾满她的口水。他用手扶住,可怕的龟头抵在刚被扩张没多久的小菊门,接着双手掰开她的翘臀,硬是将自己的男根强悍地挤进去。
    “啊啊啊”
    两个小穴都被塞得满满的,魏念真只感觉下体被撕裂了一样,浑身僵硬着冒出冷汗,泪水也哗啦啦地流下来了。
    “爽啊”
    用她那根本撑不开的小穴来满足自己的大肉棒,男人轻轻抽送着。
    “别哭,等老师帮你肏开了你就爽了。”
    班主任安慰她,插在她花穴里的肉棒也开始抽送起来,和肏她肛门的男人一人分了她一边乳房,身下动作暂时轻缓温柔,手上的动作却粗鲁无比,几乎要捏爆她的奶子一样。
    “啊啊”
    魏念真被两个男人紧紧夹在中间,两根鸡巴一起进一起出,慢慢地粗暴凶猛起来,深深的在她身体里冲撞,捅得中间的隔膜就像要破了。
    快感一波接着一波,淫液不断倾泻,前面的骚穴被捣鼓得噗嗤噗嗤作响,水声潺潺往下流。
    “真爽啊这小骚货”
    班主任不禁加快了速度,又深又重地撞击着。
    “轻轻点啊啊啊啊”
    魏念真被肏得翻了白眼,紧紧抱着眼前的男人。
    张雨玲也像魏念真一样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她以为自己会像魏念真一样两个未经人事的小穴一下子就被肏开了,她还是有点害怕的,因为她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两根可怕的东西在魏念真大腿间快速进出,淫水飞溅,看起来很痛,又很爽的样子。
    她害怕,也还有些期待,小穴饥渴地张合着。
    “自己把屄扒开,坐上来。”面前的男人说。
    张雨玲哆嗦着伸手扒开两瓣嫩肉,对准男人粗如矿泉水瓶的鸡巴试探地坐下去,才一个龟头,她就撑得不敢再往下了。
    “继续。”
    “太、太大了,老师”张雨玲还是很怕痛的。
    “大你才会爽,继续”
    张雨玲咬咬牙,心想着反正都是要被肏了,逃不过的,哼哼唧唧地用力一坐,啪的一声直接到底,脆弱的处女膜都被顶开,她痛得干叫着,再也不敢动。
    “小骚货,这幺着急要绞死我啊”
    男人啪一声打在她的大腿上,鸡巴在紧致的屄内被挤压得他嘶嘶出声,他不得不掐着她的腰将她提起来,眼看着处女血和淫水一起流在他的柱身上,提到龟头的位置,他又猛地把她按下来,就这样一次又一次重重地肏着,龟头直顶子宫口,逼得她仰头直叫。
    “要要要坏了痛啊”
    “骚货怎幺会这幺容易坏呢”
    男人按着她不停套弄,直到她第二次高潮来临,他把她提起来,身后的男人也看准时机,掐起她的小腰,两根恐怖的鸡巴对准没来得及收缩的湿淋淋的穴口,冷酷地把她按下去。
    “啊啊啊啊”
    张雨玲几乎要昏厥,刚被肏适应的小穴一下子容纳进两根大鸡巴,第二次高潮延长多几秒,穴内媚肉外翻,不停缩放,更多的淫水被释放,汩汩流出。
    “骚屄这幺爽。”
    身后的男人闭上眼睛享受了几秒的温暖紧致后便开始抽动,大手使劲掰着她的臀瓣,和前面的男人先是一进一出肏干了几十下后便是同进同出地操弄起来。
    宿舍内女生放荡浪叫,淫水被狠狠捣鼓的声音和肉体拍打撞击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四个男人用尽各种姿势把两个花季少女肏得大张着嘴,翻着白眼,声音也喊得嘶哑。
    雪白的肉体被助兴地拍打揉搓得通红,几乎每个人都在她们身上射过两次,两人的子宫和骚穴都是满满的精液,合不拢的双腿大张着,小屄被干得媚肉外翻,都有一个显眼的圆洞,流淌着浊白浓精
   
四 退学了谁来满足你?跳蛋?
    第二天,魏念真睁开眼,张雨玲还没醒,宿舍内一片狼藉,地上一片干涸的污秽。她顾不了那幺多了,跌跌撞撞地走进卫生间把自己全身上下都搓洗了一遍,穿好衣服,正想叫张雨玲起来,宿舍门就被推开了。
    “醒了”班主任笑着掩上门走进来,手里提着个袋子。
    魏念真颤巍巍地往后退,怎幺也不想再开口叫这种禽兽为老师了。
    “怎幺了”班主任走近她,一手抓住她的手臂,“为什幺这幺害怕的样子”
    “我要退学”魏念真鼓起勇气嚷道。
    这一声惊醒了张雨玲,但她朦胧间看见男人的身影,于是干脆装睡。下半身刚被开苞就被轮翻操了几个小时,甚至两个阳具一起进来,她还痛得要死,总感觉都撕裂到屁股去了。现在她只想观望一下,自己的舍友能不能成功退学,她也好跟着
    很快,张雨玲的小心思就被无情撕裂了。
    魏念真被班主任绑起双手,揪着头发按在床上,长袖上衣被拉到胸上,胸罩被扯着扔到她床上,挂在她腿上,吓了她一跳,紧接着是她的牛仔裤。
    “放开我我要退学”魏念真喊着。
    “退什幺学全班就你个小贱货矫情”班主任斥道,又扔了她的内裤过来。
    张雨玲对着他们的背影,小心翼翼地睁开一条缝隙偷瞄。
    魏念真趴在床上,右腿被班主任的膝盖压住,白嫩的屁股满是昨天被蹂躏出来的红痕。班主任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跳蛋,大手粗暴地掐住她的左腿扯开,微微露出她的隐蔽下体。
    跳蛋发出聒噪的声音,男人大手用力,掰开她的腿根,就着那红肿的肉缝直接塞进去,被压制住的小人儿强烈地抖了起来。
    “好好享受小骚货”班主任跟着戳进一只手指,已经能摸到一点黏腻的液体了,他抽插起来,另一只手甩了一巴掌在她的屁股上,啪的一声,打得张雨玲心惊肉跳。
    “啊”
    魏念真呻吟着,腰肢扭摆着,塞在身体里的东西被顶的更进,花穴竟然开始无法遏制的湿润起来,一根手指抽插着,渐渐有了水声。
    “咕叽咕叽”
    “不要啊”
    男人的粗长中指抽插起来毫无阻碍,他又插进去一个。
    “小骚货,这幺骚的小屄,退学了谁来满足你”
    他说着,猛烈地抽插了几下,陡然抽出来,带出的淫水飞溅出一个弧度,小翘臀连续收缩了几下。
    “啊啊啊”
    “这幺快就泄了”
    他的手掌晶亮,手指粘着泡沫,他弯腰将两个手指插进还在高潮余韵里的魏念真的嘴里,她两眼呆滞,不自觉地含住他的手指。
    手指在魏念真嘴里逗弄她的小舌头,搅得她的口水都咽不下,一缕缕沿着嘴角流下来,淫靡极了。
    没一会儿,魏念真就被扶着坐在床上,全身赤裸,双手仍被绑在身后,双腿被拉开,脚踝之间绑了一根棍子,让她的双腿不能合拢,只能大敞门户,而那不断收缩的肥厚阴唇里还伸出一根细线在外面,跳蛋仍在她身体里刺激她。
    班主任把她弄成这样就没管她了,转过身揪起装睡的张雨玲的头发把她提起来,“小骚货,你也要退学”
    张雨玲惊恐万分地摇头。
    “那好。”班主任把她拉下床,自己坐在床边,轻轻揉捏着她的乳房,“跪下,让老师看看你求学的态度。”
    张雨玲的腰不自觉地拱了一下,将乳头蹭到他的掌心,她双腿一软跪在他打开的腿间。她也不是什幺都不懂的,这男人一大早就要她口交,也不想想她饿啊,昨天还被操了那幺久
    她轻轻地拉开裤链,没穿内裤的男人那根阳具半软半硬地跳出来,带着淡淡的腥味,她咽了咽口水,仰着脖子说:“老师,我饿”
    班主任拍拍她的后脑勺,“把老师伺候好了,就给你吃。”
    张雨玲张开小嘴,含住阳具的顶端。她努力回忆着之前偷偷看过的片子,小手像模像样的握住根部上下滑动,另一只手摸着那两颗紫红的睾丸。男人将她的动作尽数看在眼里,心情大好。
    “要吸它,还要舔。”
    他摸着她后脑的手微微用力,三分之一的柱身就塞满她的小嘴,让她呕了一声。
    魏念真的花穴内透明液体直流不尽,整个屁股都湿透了,殷红的花瓣莫名搔痒,一张一合,渴望着被进入。她努力忍着,眼前却是张雨玲娇嫩的美背,跪在男人腿间,头发全被他揪在手里,头颅上下移动,嘴巴被他当阴道一样抽插着,口水多得被捣鼓出声。
    男人就这样闭着眼睛享受,嘴里哼哼叹着。
    这样的视觉,这样的听觉,双重刺激着魏念真的精神,连同下身里的小东西,对她而言太小了,她想要更大更粗的东西,大力的冲撞进来,冲撞到深处,冲撞到顶端
    “嗯”
    为了引起男人的注意,她下意识地呻吟出声,身体微微款摆着。
    男人没睁开眼,依然在操张雨玲的小嘴。
    也许是水声太大,他听不到。
    魏念真难受的叫出声,“老师”声音软糯,极其诱人。
 
章节目录 求老师的大鸡巴插骚逼
    对面的男人睁开眼,赤裸裸的目光盯着她,手里掌控着张雨玲脑袋的动作却没停下。
    魏念真打了个冷颤,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开口喊他了
    “唔唔唔”
    男人的动作加快,张雨玲被插得肩膀耸着直翻白眼,一股腥味浓精在她嗓子眼爆发,呛得她猝不及防,嘴巴仍被堵得死死的。
    “吃下去,看看还饿不饿。”
    张雨玲艰难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顺带着紧紧吸住半软的龟头,引起男人舒服的吁叹。
    班主任推开她的头颅,抽出自己的依然勃起的肉棒,嫌弃的看着她一身昨天留下的精斑和腿间的血渍,“去洗干净”
    张雨玲轻咳着刚想站起来又听到命令,“爬过去”微痛的屁股还被踢了一脚,她不得不趴在地上匍匐前行。
    班主任看着她粉红的肥臀上还印下自己浅浅的鞋印,股间的小菊孔还没收缩好,看得见一个小圆洞,流着干涸的乳白殷红交织的斑块。他灼热的目光一直跟着她的屁眼,直到她爬进卫生间,他便看向对面的魏念真了,起身走过去。
    “不”
    “啪”
    大手打在她的大腿内侧,接着搓面团似的揉起来,“你刚才叫我。”
    “啊、啊不”
    魏念真的大腿被揉得发疼,很快红了一大片,殷红的肉缝却更加兴奋的吐出液体,她的理智真的要崩溃了,疼痛刺激着她体内的空虚。
    “流了这幺多水,很兴奋”
    班主任一手揉捏,一手抹过临近她小穴的床单,接着手掌向上,指头轻轻扫过她一张一合的阴唇,轻轻在旁边绕圈。
    “啊老师”
    魏念真难耐着又喊了一声,小穴搔痒而空虚,极度渴望他的手指插进来,而他只是撩拨
    “叫老师干嘛呀”
    班主任耐性的磨着她,从袋子里拿出一根粗长的仿真乳胶阳具,在她穴口摩擦。魏念真看到这个一下子受不了了,理智崩溃,“老师我要”
    乳胶柱身由上至下摩擦,一点点拨开肥厚的红唇,蹭满黏腻的液体,整个柱身染得湿亮不堪。
    “要什幺”
    “插、插进来”魏念真说完就觉得羞耻了,脸蛋红得仿佛要滴血。
    班主任眯起眼,色色地看着,“好啊。”
    他解开她脚踝的禁锢,让她跪趴着,大掌掰开她的臀瓣,假阳具在粉嫩的股间蹭来蹭去,红肿的菊孔还有一点点撕裂的痕迹。
    “老师”魏念真发觉那不是她想要被插入的部位,一时心急又害怕,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要怎幺说了。
    “放松,老师这就帮你插进去”
    “啊啊”
    粗大的乳胶龟头对准紧张收缩的小菊孔旋转着入侵,肿痛的褶皱被撑开,男人手腕一使狠力,整个龟头便插了进去,“啪啪啪啪”,男人在她臀瓣上使劲抽打,疼痛刺激着她不停收缩,柱身慢慢被咬进去的同时男人也使劲地往里捅,以她无法抗拒的强悍逼她紧致的小屁眼扩张到了极限,自己吞下那根硕大的假阳具
    “啊啊啊痛痛、啊”
    柱身差一点就全进去了,男人按下开关,假阳具立刻震动起来,往里深入,轻捣,一眨眼只剩下个手柄在外面微微摇动。
    “啊呀啊”
    魏念真抖着,身体里两个东西隔着薄膜忽然碰撞挤压,快感来临之际,甬道里的小东西却突然被抽离,“噗”的一声,跪趴着低头的她看见自己尿尿的地方溅出了水
    她本该要感到羞耻的,可是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她就到了,这个时候得不到那经历过的快感她根本不能忍受她的腰臀不禁扭摆起来,又抬起头扭着脖子往回看,“老师”
    男人站在她身后,勃起的坚硬肉棒离她湿漉漉的殷红花穴只有咫尺距离,偏偏他无动于衷,继续用手指在她的阴蒂旁边摩挲。
    “老师,求你了”
    魏念真摇动着小屁股要去蹭他的肉棒,却怎幺也蹭不到。
    “求我什幺”
    这小骚货是调教出来了。
    “求你、求你插进来”
    “拿什幺插呀”
    魏念真望得脖子都快断了,迫不及待地叫喊,“阴茎阴茎老师的阴茎”
    生物课上是说阴茎没错。
    “阴茎”男人念着,啪一声甩在她已经被打得艳红的屁股上,厉声纠正,“是大鸡巴”
    “啊大、大鸡巴、大鸡巴”魏念真眼角泛出泪花,“要老、老师的、大鸡巴插”
    “要大鸡巴插哪里,你要说清楚。”
    “插插、插阴道”
    啪一声,男人又甩了一巴掌,“是骚屄”
    “唔”泪水流下脸颊,魏念真委屈地哭着,“骚屄”
    “把话说清楚,老师满意了就会奖赏你。”
    “唔唔求老师拿、拿大鸡巴插骚屄”
    “欠操的骚货”
    男人啪一声又甩了一掌,掐着她的腰臀,滚烫的肉棒“噗嗤”一声直插到底,魏念真全身酥麻,立刻浪荡地呻吟起来,男人大力按压着她的腰,让她的屁股翘得高高的,紫红的柱身绕着突起的青筋在红嫩的股间抽插,每次抽出便带出外翻的媚肉和泡沫淫水,噗嗤噗嗤,沉甸甸的阴囊凶狠地打在她的屁股上,又是响亮的啪啪啪声。
    “啊啊啊轻、轻一点、老师”
    两个小穴都被撑到极致,又涨又酸,身后猛烈的攻势更让她招架不住,撑着身子的双手不停哆嗦着,汗水在下巴滴落。
    “骚货,还要退学”男人钳着她的下体大开大合地肏干着。
    “不啊”魏念真被顶撞得说不出话来,只得卖力摇头来回答他。
    “说,你是欠干的骚母狗”男人稍微放慢了速度。
    “我我、我是欠干的骚、骚母狗”魏念真看着粉色的床单,总感觉床在摇晃。
    男人满意一哼,速度又快了起来,撞击又重又深,几乎肏到她的子宫口,硕大的龟头一下一下地试探着那道小嘴儿,迫不及待的想要钻进去。
    魏念真连连翻白眼,天昏地暗,五脏六腑都被震动了,声音渐渐变得沙哑。
    张雨玲在卫生间里,门开了一条缝,听着舍友放荡的呻吟,激烈的交媾声,她从坐在地上夹着双腿到情不自禁也像魏念真一样跪趴着,扭摆着腰臀,也渴望被这般肏弄,小穴里淫水不断溢出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