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苦命的母亲
苦命的母亲
我,一个一生命苦的女人,从小生活在矿区,有一子一女
我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女子,结婚以后除了丈夫,从没有和任何外面的男人乱来过!我以为在家里做好家务,就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我无时不在关心着孩子及丈夫,我以为煮好晚餐等丈夫回家吃饭,就算是尽了为人妻的责任。可是十多年前那天晚上,一个改变这个家庭一生的夜晚……偏偏……往事难回首一个下雨的晚上,清晰的夜空,几点疏星正默默伴着一轮凉月;可是今晚我因为不太舒服就早早回家,我无意中发现母亲的房间房门虚掩着,从房内传来细细的怪声,有如狗喝水般啧啧有声。
聚精会神细听着。只听到模模糊糊,断断续续的阵阵沉重呻吟声送了过来,好像一个生大病的人躺在床上哼哼似的,跟随着而来是一阵阵扰人心眩的吱吱格格大床震摇动的声音。
可是父亲逝世多年,我脑海里产生了一种羞辱感,母亲太不安分了,她背叛了父亲!但好奇心使我慢慢的走近门口,刹时间我惊呆了!
里面两个满身是汗的人,赤条条的在房间内云雨起来,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那赤裸裸的男人……居然是他!我的丈夫!
他正骑在我母亲的身上发疯似的动着!他如饿虎擒羊,两人交合之处啧啧有声,而母亲仰躺在床,下身一丝不挂,上身衣衫半解,露出一个肥大的胸罩,却也是半掩半遮的,丈夫趴在我母亲身上,紧紧地抱住母亲,下身不停地用着力。
母亲在他身下扭动着身子,只是迷梦般地哼哼着。
看着丈夫耸动着屁股,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只见他们俩浑身颤抖着,我也颤抖着,丈夫经过一次又一次地抽送后,又操了几十下,便忽地停了下来,整个房间也静寂了下来了。
我从门缝里看见丈夫趴在母亲身上只是喘气,好一会才爬了起来抽出他的阴茎,见他那阴茎湿漉漉的,他们的汗水和精液把床单也弄湿了一片,一片撩人的春色完全呈现在我眼前,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说话,我的脑袋却是一片空白……天那!我崩溃了!
就在头一天,也在这个家,同样在我的房间,我也曾在丈夫身下发出母亲刚才那忘情的呻吟。而今天,他竟然占有了我母亲的身体,那是我的生母啊!他的丈母娘呀!
我感到羞耻,我不知道他们怎麽会发展到如此的,他怎样也不能连我的母亲都干上!他卑鄙无耻!我恨死他了!可我该如何面对呢?我该怎麽办?
我一个人独自走到街上,由初初的五光十色,到最后看着家家户户都已熄灯睡觉了,我的心也变得寒冷。
这不知怎麽了,眼前只是想着刚才两具肉体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影子,我只知不能这样的!
一个是我母亲,一个是我丈夫,他们不能这样,他们背叛了道德,背叛了家庭,做出不该做的事情?我狂乱害怕的想着,虽然有些呕心,可是我有什麽办法?
我不能离婚,为什麽呢?
我也不知道!因为?可能因为我还需要一个丈夫,一个像家的家吧,孩子还是需要个父亲的!
也可能我不想一个人孤单独守空闺度日如年吧。
我带住疲累的心情回到家中时,他们都各自回房睡觉了,可是我一进房门,丈夫就从后面紧紧抱住我,还轻轻地吻我的耳垂儿。他压低低的在我耳边吹气,我很快就转过身来推开他,我的心情真不知是冷是热,自己也分不清楚了。只好跟他说今天很累,便推开了丈夫,自个儿睡在床上的一旁。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知有没有睡着?也不知他什麽时候钻进我的被窝里了?我丈夫开始轻轻的抚摸着我那微微肥胖而结实的屁股。
开始时我是感到混身的不自在,但他紧紧地搂着我,还隔着裤子把他的下体在我的屁股上面摩擦,我企图开口,却不知怎样,竟发不出一点的声音,丈夫那火热的嘴唇已越吻越深,我再企图挣扎时,丈夫的双手已拥得我越来越紧……天啊!我无法抗拒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的嘴唇已经火一般地印在了我的颈项上,我只能用喉咙发出一声声地叹息,可能我仍是他妻子,他有这个权力占有我吧!于是我放弃了……我决定放弃了与自己身体的对抗,正所谓鱼水欢,几度巫山不愿归。
到我再次回复意识时,身上的裤子已经被他除掉在地上了。丈夫终于把他早已粗大的阳具从我后面捅在我的穴口上。
我还能说些什麽?只能任他摆布!我闭上眼睛的躺在床上,双手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床单,他将他的阳具留在我的阴道里,开始缓缓地抽插着。
我也不知怎样,竟然跟随着丈夫的动作而动着,更可恨的是:我本来反感的心情,就在他那一进一出之间,竟然把我生理的慾望一点点的磨了出来,我也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镜中还趴在我身上的丈夫,看着他慢慢的抽送,每一下都是送到底,丈夫很用力地抽送,我内心亦受到感应地同时叫起来。
压在我身上的丈夫也起伏得越来越快,喘息声也越来越重了,终于便在他的一阵抖动后,趴在我的身上不动了。丈夫那些灼热的精液亦滋滋地射进了我的阴道中。最后他带着倦意的翻过了身,从我的下体上滑了出来,就这样的瘫痪在床上,像死猪般的睡在一旁了。
经过一夜后,两人的衣服都扔在床上一边。我用双手撑着想坐起来,刚一使劲下身就是一阵微痛,粘腻腻的东西亦从腿间淌了出来,我拿出卫生纸小心地摀住丈夫和我交合的地方,在湿乎乎的阴部擦了几下。
这时看着阴道里流着昨夜丈夫那腥臭的黏液,再看看身边的丈夫,我知道保持这样的一个家是需要意志力的,是件不容易的事,我明明是见到了,但我只能装着不闻不问。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