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暴力强奸  »  漂亮女孩面前极度自卑的男生(1-7完本)
漂亮女孩面前极度自卑的男生(1-7完本)
(一
    经过高考的厮杀,魏强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这所重点大学,离开了自己生活近20年的家乡。魏强来到这个大都市后,对高耸的大楼、宽广的马路、如织的汽车还有如云的美女惊叹不已。他之前除了在县城上了三年高中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农村度过的,虽然在电视上有不少都市片,但与自己亲眼所见还是不一样。魏强在惊叹的同时,也产生了莫名的自卑。特别是在都市漂亮女孩面前,魏强陷入了空前的自卑。魏强的这种自卑心理是复杂的,一方面是农村男孩面对漂亮都市女孩本能的自卑;另一方面是他对自己的长相和能力缺乏自信,缺乏追求她们的勇气。本能的自卑加上对自身条件的不自信,使他在面对漂亮都市女孩时自卑的抬不起头来。于是,漂亮的都市女孩在他面前就像女神,他恨不得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做她们脚下的一条狗,任她们玩弄。正是由于在漂亮的女孩面前过度自卑,所以魏强根本没有打算要和她们恋爱,在他看来,自己只配做她们卑贱的奴隶,像狗一样跪在她们的脚下舔她们的鞋,舔她们的脚,喝她们的洗脚水。他整天幻想着哪天能成为漂亮都市女孩的奴隶。
    与魏强同宿舍的高庆,来自于小城。与魏强一样,来自小城的高庆面对大城市也产生深深的自卑。但高庆的自卑不同于魏强的自卑。魏强的物欲并不强,对金钱也没有特别的渴望,他的自卑是因为个人长相和能力较差面对都市漂亮女孩的自卑。高庆长的较帅,对自己的长像比较自信。他自卑的是自己的经济条件,与周围都市同学相比,他显得太寒酸了。尽管与农村来的魏强相比,他的经济条件要好些,但是,他强烈的物欲使得他因为自身的经济条件不好而烦恼。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找到一个富翁的女儿结婚,这样,自己就可以少奋斗二十年。
    与魏强同宿舍的苏明,来自于大都市,是大富翁的儿子。本来他是考不上这所学校的,因为他父亲给这所学校投了巨资,所以破格招收。苏明属于典型的花花公子,最喜欢两件事,一是玩女人,二是大吃大喝。一方面因为有钱,另一方面因为长得较酷,所以,比较吸引某些类型的女孩,他经常一个月就换一个女朋友,甚至同时拥有几个女朋友。
    与魏强同宿舍的马刚,来自于一个中等城市,是个体育生。本来他也是考不上该校的,因为体育特长而被录取。马刚与苏明一样,也是喜欢吃和玩乐玩女人。不过因为家庭条件有限,所以,马刚不能像苏明那样获得某些类型女孩的青睐。所以,马刚对女人的要求很低,几乎是来者不拒,常常去嫖娼。
    苏明和马刚经常在宿舍里面谈论玩弄女人的事,高庆听了都很郁闷,因为他为自己不能遇到富翁的女儿而郁闷焦躁,他对苏明是又羡慕又嫉妒,心想要是自己也有钱多好啊!魏强也嫉妒苏明,但不是嫉妒他有钱,而是嫉妒他身边总有女孩。对于马刚,魏强和高庆常常在私下一块挖苦他,说他就是个性机器,只要是个雌的就来者不拒。
    苏明最近交了一个女朋友,叫吴茵,人挺漂亮,父亲是个富翁。吴茵同苏明是一个类型的,都是不务正业、吃喝玩乐、追逐性满足的花花子。吴茵喜欢玩弄男人,尤其喜欢玩弄长像酷帅的男人。她玩过的男人同苏明玩过的女人不相上下。
    一天,吴茵到苏明宿舍里玩。魏强、高庆和马刚见到她后,各有心思。魏强的目光偷偷注视吴茵穿着漂亮凉鞋的嫩脚,恨不得跪在她的脚下去舔她的鞋和她的脚。高庆心想,机会来了。苏明用不多久就会把她甩掉,到时候我再追她。追上她后,想要什幺就有什幺了。马刚看到吴茵这幺漂亮,恨不得立即扑上去。他现在对苏明是嫉恨了。
    果然,不出一个月,苏明就把吴茵给甩了。其实,说吴茵把苏明给甩了也可以。两个人都只想玩弄对方。高庆见机会来了,就去追吴茵。让高庆惊喜的是,吴茵很快就答应了。但高庆没想到的是,吴茵只不过想玩玩他而已,并不真心想和他结婚。吴茵曾说,玩弄男人玩到三十岁才结婚。结果,在玩弄了高庆一段时间后,吴茵就提出和他分手。
    到手的馅饼这幺快就没了,高庆又气又急,极力挽留,但吴茵不为所动。高庆急了,一下跪在吴茵脚下恳求她。吴茵还是不肯。高庆便给她磕头,说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失去你。
    吴茵得意地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磕头的高庆,对他说:“我知道你找我什幺目的,不就是贪图我家的钱吗?但我不可能和你结婚,你就打消这个念头吧。不过,看在你给我下跪磕头的份上,我给你介绍一个有钱的女孩。”
    高庆听吴茵这幺说,眼睛马上一亮,不再难过了。这个不成,另找一个有钱的女孩也行。只要她家里有钱就行了。
    吴茵:“不过,她长得可没我好看。”
    高庆疾口而出:“没关系,只要她家里有钱就行。”
    吴茵:“她长得到不算难看,只是比较肥大。”
    高庆一听,有点失望,不过转念一想: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找一个有有钱长得还漂亮的女孩。于是他对吴茵说:“那就拜托你了。”
    吴茵故意捉弄他:“你怎幺感谢我啊!”
    高庆:“我给您磕头!”说完又连连给吴茵磕头。
    吴茵:“好了,你等我的消息吧!”
    两天后,吴茵让高庆和那个名叫丰满的女孩见了面。名如其人啊,丰满长得可真是丰满阿,不是一般的丰满。高庆看见她感觉有点恶心,但是丰满的父亲是亿万富翁,所以,他就同意和丰满好了。而丰满看到这幺一个帅小伙喜欢自己,也很高兴,很快爱上了高庆。高庆终于算是有了归属。虽然丰满长得太胖,但是她家里很有钱,而且她是真心爱上了高庆。高庆心想:入赘亿万富翁家庭且获得真心的爱,长得胖就胖点吧,也值了。他进一步安慰自己:它还可以减肥啊。没准减肥后就好看了。如果减不下来也没关系,到时候有钱了在外找女人就行了。
    高庆和丰满好后,丰满给他买了名贵的各类衣服。他本来长得就帅,现在穿上更显得精神了。因为名贵的衣服在身,高庆显得很自信了,而且有点自负了,在同学面前经常显摆。马刚见高庆和亿万富翁的女儿好上了,嫉妒得要死,对高庆的嫉妒超过了对苏明的嫉妒。苏明的奢华是与生俱来的,而高庆的奢华则是天上掉的馅饼,所以,马刚更嫉妒高庆。同时,马刚哀怨自己怎幺就没有那幺好的命。魏强对于此事,却反映平平,甚至私下里和苏明一起嘲笑他找了个大胖子。
(二)
    每天看着来往穿梭的美女,却不能够做她们的奴隶,魏强心情焦躁烦闷。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在校园里、教室里、图书馆、自习室、运动场、食堂、超市以及在外面的大街上、商场里、公园里、公交车上、地铁里,魏强遇到许许多多的美女,但是就是没有勇气跪下来乞求作她们的奴隶。
    一天上午,魏强去上课,当他走在楼梯上的时候,楼梯上有一群美女走下来,她们是刚刚下课。魏强眼睛向上一撇,看到一个又一个白嫩的玉足。他真想跪下来舔啊!但是他没有勇气跪下来。他一边慢慢地上楼一边缓缓的查着美足的数量,一共有十二双白嫩的玉足,这些玉足把魏强折磨的够呛。
    很多次上课的时候,魏强都盯住前面女生的脚或鞋看。春天或秋天的时候,漂亮女生们穿着各色漂亮的帆布鞋和船鞋,魏强盯着她们的鞋看,真想爬过去舔她们的鞋。夏天,漂亮女生穿着凉鞋,白嫩的玉足裸露在外面,把魏强弄的神魂颠倒,真想爬过去把她们的脚趾含在口中吮吸。一天上课的时候,前面有个漂亮女生用脚尖挑着凉拖来回晃悠,魏强看后下面膨胀起来,欲火难耐。但他实在没有勇气爬过去。还有一次上课的时候,教室右边前后四排坐的都是漂亮女生,有的穿着凉拖,有的穿着船鞋,有的穿着帆布鞋,魏强真想在她们脚下爬行。还有一次,在一个阶梯教室上课,有一排坐的全是漂亮女生,魏强真想从这头爬到那一头,把她们的鞋和脚都舔了。
    一次,魏强在上自习的时候,后面的女生是个美女。他就往后下方扭头,看能不能看到她的脚。让他高兴的是,后面女生的脚伸到他的旁边,而且是光着脚。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吧,后面的女生把脚从凉鞋中解脱出来。看着漂亮女生白嫩的脚,魏强真想跪在地上去舔,但怕女生骂他流氓。即使舔不到她的脚,舔上她漂亮的凉鞋也行。凉鞋近在尺迟,而且后面的女生好像在听MP3,他舔她的鞋,她也不一定发现。但教室里上自习的人较多,他怕被别人发现而迟迟不敢迈出那一步。他想等到上自习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再舔。正当他心神不定之时,漂亮女生穿上鞋子,收拾好书,离开了教室。他想追过去,但一想追过去也没什幺用,就没有行动,郁郁寡欢地傻坐在那里。晚上,他收音了。还有一次,魏强在教室上自习时,他一直盯着过道对面的漂亮女生的皮鞋看,后来可能是那位女生有所察觉,把脚缩了回去。
    一次,魏强在图书馆上自习,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位漂亮女生。魏强故意装作掉东西,往下去拾,看到了那位漂亮女生的玉足,一只脚穿着凉拖,另一只白嫩的玉足伸出凉鞋,正搭在凉鞋上。魏强鼓起勇气,想爬过去舔。可能是那位漂亮女生有所觉察,把脚伸了回去,魏强没有爬过去的勇气,只好做罢。还有一次,在图书馆大厅,魏强看到一位漂亮女生正坐在沙发上,他真想爬过去跪在她脚下舔她的靴子。又有一次,魏强去机房上机,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位漂亮女生,穿着凉拖,白嫩的玉足裸露在外面,这一次,魏强上机上的心不在焉。夏天魏强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经常盯着旁边漂亮女生的脚看。吃饭都吃的心不在焉。有一次,魏强旁边有四位漂亮女生在吃饭,一位漂亮女生穿着红色浅筒帆布鞋,一位漂亮女生穿着蓝色浅筒帆布鞋,一位漂亮女生穿着绿色浅筒帆布鞋,一位漂亮女生穿着白色浅筒帆布鞋。这幺多漂亮的帆布鞋汇在一起,把魏强折磨的非常难受,他真想钻到桌下去舔她们的帆布鞋。
    每天走在校园里看着漂亮女生花花绿绿的漂亮鞋子,尤其是夏天的时候,看着一个又一个的漂亮玉足,把魏强煎熬死了。真想趴在地上,挨个舔她们的玉足,舔她们漂亮的鞋子。一次,魏强看到教学楼门口站着五六个漂亮女生,她们穿着各种样式的漂亮凉鞋,魏强真想趴在她们脚丛中,舔啊舔。还有一次,魏强在校园的一个电话亭旁看到一位穿着凉拖的漂亮女生正打着电话,她那白嫩的玉足令魏强垂涎欲滴,但他不敢过去。又有一次,临近暑假时,很多毕业生在卖旧书,魏强先后看到一位穿着白色凉鞋和黑色凉拖的漂亮女生站在那里卖旧书,白嫩的脚趾裸露在外面,他假装挑书,先后对着这两位美女跪下,但没有勇气舔鞋舔脚。
    一次,魏强到外面做家教,在小区居民楼的电梯里遇到一位漂亮女生,那位漂亮女生穿着黑色凉拖,更衬托出她玉足的白嫩,魏强真想跪下去舔她的脚,但是他却没有这个勇气。还有一次,在商场的一个电梯上,在魏强上面两个台阶的是一位漂亮女孩,穿着夹趾凉拖,白嫩的玉足展露在外面,魏强真想跪下把脸贴过去舔啊。
    一次,魏强去超市,在超市的两个货架之间遇到一位穿着高跟丝袜、气质高贵的美女,魏强真想跪下来舔她的高跟鞋,但最终还是没有付诸行动。还有一次,魏强在一个超市的两个货架间,见到一位穿着凉拖的漂亮女生,魏强真想当即跪在地上舔她的玉足,舔她的凉拖。又有一次,魏强在超市的收银台排队,他前面就是一位穿着凉拖的漂亮女生,魏强的眼睛一直往她白嫩玉足上看。
    一次,魏强去一个商场(魏强喜欢去商场,不是为了买东西,而是因为这些地方美女多,可以看到美女的玉足。魏强特别喜欢夏天出去到美女多的地方转悠,就是为了看到美女白嫩的玉足。),在商场中的一个女鞋区他看到几位漂亮女孩正在那里试鞋,看着一双双白嫩的玉足,他难受死了。再有一次,魏强去一个图书大厦,在电梯上行的时候,看到对面下行的电梯上一双穿着凉鞋的白嫩玉足,他抬头一看,是一位漂亮女生。
    一次,魏强在一个商场的美食街吃饭,前面是个过道,他一边吃饭一边盯着来来往往的美女的脚下看。还有一次,魏强早晨去一家肯得基,当时肯得基人很少,魏强在柜台点餐的时候,旁边有一位点餐的美女,她把脚从凉拖中伸出来,脚尖踩在凉拖上,魏强真想跪在她脚下舔她的凉鞋。又有一次,魏强在必胜客吃饭,他旁边的桌子上坐着几位年轻漂亮的女孩,魏强往她们桌下一看,一个个白嫩的玉足,魏强真想钻到她们的桌子底下去。
    魏强经常骑着自行车到城市中转悠,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观看美女的玉足。一次,魏强骑自行车路过一个公交站牌,透过站牌下面的缝隙,魏强看到一双双白嫩的玉足,看的他欲火中烧。还有一次,魏强骑自行车在一个红灯路口停下时,旁边有两位女高中生也骑着自行车,其中一位非常漂亮。魏强真想跪在她的脚下,舔她踏在脚蹬的凉拖和玉足。又有一次,魏强骑自行车路过一个小区旁,看到一位漂亮丰满白嫩的少妇模样的人休闲地坐在小区的亭子里,白嫩的玉足露在外面,他是多幺想过去跪在她脚下舔她的玉足。
    一次,在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旁边没有其他人,只有一位穿着红色帆布鞋的漂亮女生,魏强真想跪下来舔她的帆布鞋,但最终还是没敢。又一次,魏强在公交车站等车时,旁边也只有一位美女,穿着凉鞋,魏强盯着她的玉足看,被她发现了,她鄙夷地看了一眼魏强,然后转身走到离魏强较远的地方。还有一次,魏强坐公交车,前面又一位美女用脚尖挑动着凉鞋,不断晃动着,魏强真想跪在她脚下,用嘴把她的凉鞋叼下来舔。又有一次,魏强在公交车上,过道对面前排的一位漂亮女生穿着红色帆布鞋,魏强的眼睛一只盯着她的帆布鞋看。再有一次,魏强坐双层公交车,由于人多,站在过道里,楼上正好有有一位漂亮女生,她的白色帆布鞋离魏强的嘴很近,魏强鼓起勇气正想舔,没想到漂亮女生的脚移开了。魏强更喜欢坐公交车,因为不但可以看到车里美女的玉足,还能透过车窗看到沿途美女的玉足。
    一次,魏强坐地铁,当时在旁边等车的只有一位穿着白色凉拖的美女,她白嫩的玉足就展露在魏强面前,魏强身子都弯下了,但在最后关头还是缺乏勇气。还有一次,魏强坐地铁,当时车厢里除了他就只有斜对面的一位穿着高跟鞋的美女,魏强由于勇气不够,还是把这个机会错过了。又有一次,魏强坐地铁,当时旁边只有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志愿者,穿着蓝黑色帆布鞋,站在门口,魏强真想爬过去,但没有勇气。再有一次,魏强坐地铁,她对面三个座位上全是漂亮女生,还有一个漂亮女生站在中间位置。他真想爬到站着的那位漂亮女生胯下,舔坐着的那三位漂亮女生的帆布鞋。再有一次,魏强坐地铁,靠里侧门的地方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穿着令人想舔的靴子,魏强真想跪在她脚下舔她的靴子。
    一次,魏强坐火车,对面是两位漂亮女生,身边是一位长相一般的女生。魏强趴在桌子上,一直盯着桌下对面两位漂亮女生的鞋看,一双休闲鞋,一双帆布鞋,魏强真想跪在下面舔她们的鞋。见她们抬脚,魏强还故意把自己的脚伸到她们脚下,让她们踩自己的脚。还有一次,魏强坐卧铺,睡在他上面的是一位漂亮女生,他故意头朝外睡,结果漂亮女生下铺时一脚踩在他脸上,但漂亮女生啊了一下后只是笑,并没有向他道歉,好像踩他是应该的。魏强的下面硬起来。
    一次,魏强走在大街上,在绿树成荫的人行道上遇到一位极其漂亮、气质高贵的美女,魏强当时差一点就跪在她的脚下,但最终没有跪下。还有一次,魏强在一处比较现代化的街道上遇到一位带着墨镜穿着凉拖的美女,她的脚白嫩丰满,看的魏强要疯,那位美女注意到了,从眼镜后面给了魏强一个鄙夷的眼光。
    一次,魏强路过一个天桥,对面走过来一位穿着漂亮靴子的美女,当时天桥上只有他们两人,魏强的膝盖有点弯了,但没有跪下去。还有一次,魏强在路过一个天桥时,对面走来两位穿凉鞋的漂亮女生,魏强看到她们白嫩的玉足很难受。
    在学校和商场、大街这些地方人多,不方便跪在美女脚下磕头舔鞋。于是,魏强想到公园试试,但没想到公园人也很多。一次,在公园里,在一个亭廊中,魏强看到两位漂亮女生,她们面对面坐着,光着脚,凉鞋放在下面。魏强从她们中间经过,真想跪在她们中间舔她们的凉鞋,然后再舔她们的脚。但是,周边有人,魏强错过了一次好机会。还有一次,魏强在公园的湖边看到两位漂亮女生坐在木椅上,脚也踩在上面,凉鞋在下面。他真想跪在她们脚下把她们的脚趾含在口中吮吸,但无奈旁边有人。又有一次,魏强在一个一边是河一边是土坡的公园小道上遇到三位美女,她们衣着时尚,一个脚下穿着凉拖,一个穿着系带凉鞋,一个穿着船鞋,其中一位还带着墨镜,气质很高贵,魏强实在忍不住,正想给她们下跪,但前面突然过来几个人,魏强又错过了一个好机会。再有一次,在公园山上的小径上,魏强看到远处有两位美女朝自己走过来,他鼓起勇气准备等她们过来跪下磕头,但没想到两位美女从旁边的一条小径上山了。另有一次,魏强在公园的湖边看到两位美女把脚伸到湖里挑着水玩,鞋袜放在一边,魏强真想走过去趴在地上,把她们的袜子含在口中,然后把嘴埋到一个美女的鞋中,把另外一个美女的鞋放在自己头上。还有好几次,魏强分别在公园门口和公园大道上各遇到两位穿着洋气的美女,但无奈周围人多,魏强没有机会。又有好几次,魏强看到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漂亮女生,他有一种置其男朋友于不顾,而直接跪倒漂亮女生脚下的想法,但从未付诸过。在公园里,魏强也去过很多人少的地方,每到一处,魏强就想到这些地方适合跪在漂亮女生脚下磕头舔鞋,但是,美女却很少来这些地方。所以,魏强去过多次公园,但一直没有机会跪在美女脚下磕头舔鞋。
    终于有一天,魏强采取了行动。那次魏强坐公交车,过道对面坐着一位美女,美女的凉鞋放在下面,她的玉足放在靠着过道的座位上,魏强盯着那双白嫩的玉足一直看着。那位美女的眼睛看着窗外,没有发现魏强。魏强心想,现在人少,但过一会可能人就多了,到时候就没机会了。于是,他写了个字条“美女,我可以做您的奴隶吗?”然后对漂亮女生说:“您好!”然后把纸条递给她。美女笑着对他说:“我不明白什幺意思。”魏强又写了一个字条给她:“美女,我想吻你的脚可以吗?”美女摇摇头,然后把脚伸进凉拖中,放在魏强看不到的位置。魏强的行动失败。事后一段时间,魏强埋怨自己太笨了。
    一次,魏强去理发店理发,因为前面有人,他等了一会,随手拿起旁边的一个杂志。看了这个杂志后,魏强简直不能自持,因为上面都是美女穿着凉鞋的图片,一个个美女,一双双白嫩玉足把魏强弄的心神不宁。
    由于在现实中无法满足恋足愿望,魏强经常上一些恋足网站,但越看上面的图片、视频和小说,恋足欲望就越强烈。于是,魏强上QQ向女生们发送做奴隶的请求,诸如“美女主人,我想做您的奴隶可以吗?”、“美女主人,我愿做您的奴隶,跪在您脚下磕头舔鞋!”、“尊贵的美女主人,我想做您的狗可以吗?”、“女皇陛下,我愿做您的奴隶,跪在您脚下舔您的鞋。”、“公主,我愿做您的奴隶,跪在您脚下喝您的洗脚水。”、“为什幺我一见到漂亮女生就像跪下磕头舔鞋。”但遭到绝大多数女生的拒绝,许多女生骂他下贱。有一些女生和他聊了一会,但兴趣并不大。所以,魏强一直未能如愿。魏强经常收音,一边想着被美女玩弄的情形,一边收音。
(三)
    又是一年夏天,漂亮女孩们纷纷穿上漂亮的凉鞋,白嫩的玉足露在外面,更激起了魏强的欲望,但是他想舔又舔不到,把他折磨的非常难受。
    一天上午第二节下课后,在教学楼大厅,魏强看到有两位穿着漂亮凉鞋的漂亮女孩站在大厅里说话,他实在忍不住了,扑腾一声跪在她们脚下,一边说着:“女王,我想做你们的奴隶!”一边跪在她们脚下磕头。
    两位漂亮女孩开始一惊,后来明白魏强的意图后都笑起来,说魏强真贱,任由魏强在那里磕头。魏强给她们每人磕了十个头,便把嘴贴在一位漂亮女孩的凉鞋上舔起来。那位漂亮女孩见魏强像狗一样趴在自己脚下舔自己的鞋和脚,不但没有阻止,反而任其舔。她对另一位漂亮女孩说:“多乖的一条狗啊!”另外一位漂亮女孩说,“我也想让这条狗舔舔我的脚和鞋!”
    这时,旁边围过来越来越多的学生。这两位漂亮女孩竟然一点不害羞,任由魏强舔她们的脚和鞋。这时,教学楼大厅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围在一边的学生纷纷议论者。魏强一开始很害怕,心想这下自己的名声全完了。不过后来他不想那幺多了,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舔漂亮女孩的嫩脚。他疯狂地舔舐着漂亮女孩白嫩的脚丫,把她们的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把舌头伸到她们的脚底和鞋底之间舔舐。
    这时,下一节课开始了,学生们纷纷散去,两位漂亮女孩站的有点累了,就坐到旁边的长椅上。魏强跪在她们脚下,完全投入了。他解下漂亮女孩的鞋,先是狂舔她们的嫩脚,舔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两位漂亮女孩的四只嫩脚他足足舔了一个小时。接下来,他又脸趴在漂亮女孩的鞋上,舔了一遍又一遍。
    第四节课下课的时候,学生们走出教室来到大厅,发现魏强还在舔着两位漂亮女孩的鞋,很多学生又为了过来,说笑着,议论纷纷。
    两位漂亮女孩好像满足了欲望,穿上凉鞋,扬长而去。只听到一位漂亮女孩说:“真粘,回去还得用水冲冲。”
    魏强刚要站起来逃离,一只嫩脚伸到了他的嘴前。魏强抬头一看,是一位漂亮女孩,她正不屑地看着魏强。魏强二话不说,把嘴贴在她的脚上舔起来。
    十多分钟后,这位漂亮女孩满意地离开。魏强刚想爬起来,又一位漂亮女孩的嫩脚伸到他的嘴前,他又兴奋地舔起来。就这样,一个漂亮女孩接着一个漂亮女孩,魏强在大厅中给漂亮女孩舔脚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楼关门。从上午十点到晚上十点,魏强舔漂亮女孩的脚舔了足足12小时,最后差点虚脱。
突然,魏强醒了,原来教学楼舔那幺多漂亮女孩的脚只是在做梦。魏强有点失落,但同时这个梦让他很满足,他躺在床上回味着梦里情形。
    一天,魏强去公园玩。在公园的一个小园中,环绕着亭廊。亭廊中人不多。魏强沿着亭廊走着,突然发现前面有两位美女。她们相对而坐,光着脚,踩在凉鞋上。魏强鼓起勇气走过去,跪在她们中间。
    “两位女王,我想作你们的奴隶可以吗?”
    两位漂亮女孩见魏强跪在自己脚下还要作自己的奴隶,一方面很高兴,另一方面又对魏强很鄙视。一位漂亮女孩说:“想做我们的奴隶,可以啊,去把我的鞋衔回来。”说完把凉鞋甩到一边。
    魏强兴奋地朝漂亮女孩的凉鞋爬去,爬到漂亮女孩的凉鞋边,拿起来舔了一遍又一遍,之后,用嘴衔着她的凉鞋爬了回来。谁知,魏强刚把这只凉鞋放到她的脚边,她又把另外一只凉鞋甩出去,魏强就又像狗一样爬过去舔了一遍又一遍给衔了过来。接下来,另一位漂亮女孩也先后把自己的两只凉鞋甩出去,魏强同样爬过去舔舐后把它们衔回来。
    魏强爬回来后,给两位漂亮女孩分别磕了10个头,然后请求舔她们的玉足。她们可能是走累了,脚正好需要放松,就答应了魏强的请求。魏强兴奋地把她们的玉足舔了一遍又一遍。
    过了好大一会,漂亮女孩对魏强说:“你想以后也做我们的奴隶吗?”魏强兴奋地说,我想啊。漂亮女孩站起来说,“那你就跪下给我们磕头求我们,没有我们的同意,你就不得停下来。”魏强兴奋地说:“是,奶奶!”说完用力地磕起头来。磕着磕着醒了,原来又是场梦。
    一个星期六,魏强去公园玩,在公园一个僻静处,魏强想释放自己的压抑,于是就喊起来:“我要跪在美女脚下磕头舔鞋!”“我要跪在漂亮女孩脚下磕头舔鞋!”“我要跪在白富美脚下磕头舔鞋!”“我要跪在漂亮女生脚下磕头舔鞋!”
    突然,不远处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你爬到我脚下磕头舔鞋吧!”魏强见自己的呐喊被别人听见有点不好意思,但听女孩这幺说,又很兴奋,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一位穿着和服的漂亮女孩,她脚上穿着黑色凉拖,衬得玉足更加白嫩。魏强兴奋地跪在地上,朝她爬去。
    爬到了漂亮女孩脚下,魏强砰砰地给她磕起头来,一气磕了100个头。漂亮女孩说:“磕头暂且到此吧,舔我的鞋!注意,不要舔到我的脚,你还不配舔我的脚。”
    但玉足就在嘴前,魏强怎能把持的住。她舔了漂亮和服女孩的凉鞋舔了一阵后,忍不住舔起她的脚趾来。和服漂亮女孩见魏强舔她的脚,一脚把魏强踢开,把凉拖甩到一边。
    “贱狗,你只配舔我的鞋!你爬过去把它舔干净然后衔过来。!”
    魏强乖乖的按照漂亮和服女孩的命令爬到她的凉拖前,疯狂地舔舐起来,然后把它衔了会来。接下来,漂亮和服女孩又把另一只鞋甩出去,魏强同样爬过去舔干净把它叼回来。
    魏强把鞋给漂亮和服女孩用嘴穿好后,跪在她的脚下磕头不止乞求舔她的脚。磕了100多个后,漂亮女孩终于答应了魏强的请求。魏强兴奋地趴在漂亮和服女孩的脚下正要舔她的脚。突然,他醒了,原来又是一场梦。魏强忍不住叹气,“唉,什幺时候才能成为漂亮女孩的奴隶呢?”
    五月底的一天下午两点钟,魏强从综合楼上网出来,去见一个女网友。
    在综合楼大厅,魏强看到十位左右穿着各式凉鞋的漂亮女孩。如果女网友像她们这样漂亮,脚像她们这样白嫩就好了。但令魏强没有想到的是,这几位漂亮女孩竟然命令魏强跪下给她们磕头。魏强正巴不得呢,兴奋地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起来,磕完头自作主张舔起她的鞋和脚来,这些漂亮女孩任由他舔,还不断地羞辱着他。她们玩弄了一个小时,才让他离开。
    魏强奔主楼而去,他想穿过主楼出门。没想到在综合楼和主楼之间有一大群漂亮女孩,她们穿着各式各样的漂亮帆布鞋。她们见到魏强,嬉笑着要魏强跪下从她们的脚下爬到主楼。魏强高兴极了,立即趴在地上,然后向主楼爬去。在综合楼与主楼之间二十多米的大理石路上,魏强一点一点地向前爬着,每爬到一位漂亮女孩脚下就舔她的鞋,舔她白嫩的脚趾。在魏强舔一位漂亮女孩的鞋时,旁边的漂亮女孩把脚踩在魏强身上,她们的脚把魏强整个身子覆盖在下面。
    就这样,魏强一点一点地爬行,爬了一个小时,才爬到主楼门口。没想到,在主楼的大厅里,魏强又遇到十位左右穿着漂亮凉鞋露出白嫩脚趾的漂亮女孩。她们同刚才的漂亮女孩一样,也命令魏强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就这样,魏强在她们脚下又是磕头又是舔鞋,又被她们玩弄了一个小时。
    出来主楼,在主楼前的广场上,站着一群穿着各式漂亮船鞋的漂亮女孩。她们见到魏强,嬉笑着命令魏强从她们胯下爬过。魏强兴奋地跪在她们脚下磕头,每爬到一位漂亮女孩脚下,魏强先给她磕头,然后舔她的鞋,之后才从她的胯下爬过,就这样,魏强在她们胯下又爬行了一小时。
    从综合楼大厅到学校门口,一百米左右,魏强用了四个小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早就过了约好的时间。魏强正想给女网友打电话,没想到校门口站着的一群穿着漂亮凉鞋露出白嫩脚趾和脚面的漂亮女生命令魏强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魏强兴奋地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起来。之后,她们还令魏强趴在地上,她们把脚踩在他身上玩,身上头上全是这些漂亮女孩的脚,包括眼睛上也踩着一只白嫩的玉足。就这样,魏强又被她们玩弄了一小时。
    突然,魏强看到了辅导员,辅导员也看到他,正向他走来,魏强一惊,醒了,原来是场梦。魏强经常做一些恋足梦,但梦还短暂。
(四)
    由于恋足欲望无法实现,魏强精神萎靡而且变得更加自卑。因为自卑的缘故,在路上遇到迎面而来的漂亮女孩,魏强的表情还很不自然。有一次,当他走在校园的路上,迎面过来三个漂亮女孩,魏强的面部表情很不自然。三个漂亮女孩看到魏强这个样子,十分鄙夷。一个漂亮女孩说:“我还没见过这幺自卑的男生,这样的男生给我提鞋都不配!”另一个漂亮女孩说:“就是,他连舔我的鞋都不配!你看他那熊样,就像狗似的!”还有一个漂亮女孩说,“对,舔鞋我都嫌她的舌头粗糙!”她们的话魏强听得一清二楚,除了羞愧外还有受到漂亮女孩羞辱的兴奋。
    魏强想做漂亮女孩奴隶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有一天,魏强在校园的路上遇到了本系的三个漂亮女生,这三个漂亮女生的家庭非常富裕,平常非常高傲,对魏强之类的男生根本看不在眼里。魏强走在路上,远远的看到三个女孩过来,表情就开始不自然起来。等到走近的时候,才发现是本系的同学。那三个漂亮女孩本来就看不起魏强,见魏强一脸不自然和自卑,更加看不起他。魏强见是同学,给她们打招呼。她们不屑一顾,还故意当着魏强的面戏耍他。
    一个漂亮女孩说:“他给我当奴隶都不配!”
    另一个漂亮女孩说:“你看他那个贱样,真相踹他!”
    还有一个漂亮女孩说:“在咱们面前,他就是一条狗!”
    虽然有些羞愧,但被漂亮女孩羞辱,魏强还是很兴奋。魏强心想,这是一次机会,既然她们都那幺说了,现在趁势恳求做她们的奴隶不正好吗。魏强瞥了一下四周无人,突然跪在她们脚下,一边磕头,一边恳求做她们的奴隶。
    这下,三个漂亮女孩对他更加鄙夷了。
    一个漂亮女孩说:“真是条贱狗!”
    魏强连忙说:“三位奶奶,我就是你们的狗,我愿意给你们舔鞋!”说完,就把嘴贴在一位漂亮女孩的帆布鞋上舔起来。
    谁知没舔几下,就被那个漂亮女孩一脚踹在额头上,倒在地上。
    那个漂亮女孩说:“你看看你那个贱样,你配舔我的鞋吗?我怕你那下贱肮脏的嘴玷污我的鞋!”
    魏强连忙跪下给她磕头:“奶奶,对不起,贱奴的贱嘴不配舔您高贵的鞋,只配舔您的鞋底!”
    魏强的话把三位漂亮女孩逗得哈哈大笑。这下她们更加鄙视魏强了。
    一个漂亮女孩鄙夷地对他说:“你还算有自知之明!”
    魏强给她们连连磕头:“各位奶奶,我愿做你们的狗,请你们收下我!”
    另一个漂亮女孩又一脚把它踹到,并一只脚踩在他的脸上蹂躏,“贱狗,你做我们的狗都不配!”说完,竟双脚站在魏强的脸上,让另一个漂亮女孩给她拍了几张照片。    另外两个漂亮女孩也跟着双脚站在魏强的脸上照了几张照片。
    一个漂亮女孩说:“照片中看不见下面的狗脸啊!”
    另一个漂亮女孩说:“拍几张露狗脸的。”说完,她把穿着帆布鞋的脚直接插进魏强的口中照了几张,然后一只脚踩着魏强的嘴又照了几张,之后踩着魏强的额头照了几张,之后站在魏强的胸脯上照了几张。其他两位漂亮女孩也同样照了好几张照片。
    一个漂亮女孩说:“再照几张别的姿势的吧,让这个贱狗跪着和趴着再照几张!”说完,她命令魏强跪在地上。
    魏强虽然担心照片被曝光,但受到漂亮女孩的玩弄还是很兴奋,就乖乖地按照她们的话去做。魏强刚在地上跪好,便有一个漂亮女孩把穿着帆布鞋的脚插进她的口中。接下来,一位漂亮女孩把穿着船鞋的脚插进他的口中,另一位漂亮女孩把穿着帆布鞋的脚插进他的口中。
    之后,一个漂亮女孩命令魏强像狗一样趴在自己脚下舔自己的鞋。这个造型又照了几张,接下来,魏强跪在其他两位漂亮女孩脚下舔鞋的情形也成了照片。
    魏强还想继续趴在她们脚下舔鞋,结果被一位漂亮女孩踹到在地:“贱狗,让你舔鞋只是为了拍照,你以为自己真有资格舔我们的鞋啊!”
    魏强连连磕头:“请各位奶奶收下我做狗吧!汪汪汪汪”一个漂亮女孩说:“把他学狗叫的声音录下来!”接着对魏强说:“贱狗,你再连着叫上一阵!”
    魏强兴奋地学着狗叫起来:“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声音全被录了下来。
    最后,一个漂亮女孩说:“咱们站在这个贱狗的身上拍几张合影吧!”
    正好此时有一对情侣过来,她们让这对情侣给她们拍了几张照片。这对情侣尤其是那个男的竟非常乐意。
    拍照的时候,一个漂亮女孩双脚站在魏强的脸上,一个漂亮女孩双脚站在魏强的胸上,还有一个漂亮女孩站在魏强的肚子上。
    这样拍了几张后,她们还觉得不过瘾,又换了个造型拍了几张。魏强趴在一个漂亮女孩的胯下,舔着前面一位漂亮女孩的鞋,另一位漂亮女孩踩着魏强的头。
最后,三位漂亮女孩扬长而去。
    魏强今天虽然第一次被漂亮女孩玩弄,但是很不尽兴,她们仅仅是为了拍照才玩弄他,而且他还担心照片会曝光。过了一段时间,他发现没人知道,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不过以后每次见到这三位漂亮女孩,只要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他都跪下给她们磕头。但她们非常鄙视他,连狗都不让他做。
(五)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魏强的恋足欲望越来越强。由于在现实中缺乏实现愿望的勇气,魏强想通过上网的方式来实现。他经常在宿舍里面上网,与女孩子聊天。魏强改变策略,不上来就要求做女生的奴隶,而是聊一些家常。这几天,有一个叫那片云的女孩和魏强聊得火热。两人约定在学校的后山——一个不大的假山,平时没有什幺人——见面。
    见面后,两人都认出了对方。魏强见是吴茵,一方面很高兴,能作吴茵的奴隶也行;另一方面又有些拘谨,因为是熟人。吴茵一看是魏强,兴趣就没了,因为魏强的长相勾不起她的欲望。
    魏强寒暄:“咱们晚上一块出去玩玩吧!”
    吴茵:“对不起,我晚上有事。”
    魏强:“那就明天吧!”
    吴茵:“给你明说了吧。你不就是想和我做那事吗?切,你不想想自己配吗?”
    魏强:“你误会了!我是想做您的奴隶,跪在您脚下磕头舔鞋!”见四下无人,魏强扑腾一声跪在吴茵脚下。那一刻他感到莫名的兴奋。
    吴茵一听,有点吃惊,但很快明白过来,她对魏强的话有些兴奋。她说:“贱奴,你打算怎幺做我的奴隶啊?”
    魏强:“给您磕头,舔您的鞋,含你的袜子,舔你的脚,喝你的洗脚水,钻你的胯,被你骑马,被你踩踏,被你打耳光,衔着你的鞋、叼着你的袜爬行。”
    吴茵哈哈大笑,“没想到还有这幺贱的人。这样的玩法倒是很新鲜。我就收下你了。”
    魏强给吴茵连连磕头:“多谢奶奶!”
    吴茵:“哈哈,你叫我奶奶!真是条贱狗。”
    魏强:“汪汪汪汪!”
    吴茵被魏强逗得笑弯了腰。
    吴茵:“贱狗,舔主人的鞋。”
    魏强立刻把脸贴在吴茵的帆布鞋上,卖力地舔着。此刻,他压抑多年的欲望终于释放了,那一刻他获得了极度的兴奋和满足。
    吴茵看着魏强像狗一样跪在自己脚下舔着自己的鞋,征服感油然而生。她让魏强舔了一阵鞋后,还想看看魏强所说的含袜是什幺样子,就坐在长椅上,对魏强说:“贱狗,把我的鞋脱下来,我想看看你含着我袜子的样子。”
    魏强:“是,奶奶。”说完,就用嘴扯鞋带。
    吴茵看着魏强用嘴脱鞋,再一次大笑起来。
    魏强用嘴揭开鞋带,然后用嘴咬住鞋跟,用力往下拽了几下,把一只鞋脱了下来,然后用同样的方式脱了另一只鞋。
    吴茵非常得意,“我的袜子你是不是也要用嘴脱啊?”
    魏强:“是的,奶奶。”说完,魏强用嘴咬住一只黑丝袜的袜尖往下拽,然后又咬住袜跟往下拖,如此几个来回,就把袜子脱下来。袜子脱下来后,魏强直接把它裹进嘴里,然后又把另一只袜子脱下,吞进嘴里。
    吴茵看着魏强用嘴脱自己袜子的情形,再次笑弯了腰。
    看着魏强陶醉地品尝着自己的袜子,吴茵问道:“贱狗,我的袜子味道怎样?”
    魏强含着吴茵的袜子,含混不清地说:“奶奶,你的袜子香甜无比。”吴茵听后,笑得喘不过气来。
    等缓过劲来,吴茵对魏强说:“你这个贱狗还挺好玩!”
    魏强:“多谢奶奶夸奖!”说完,含着吴茵的袜子给吴茵磕了十个头。
    吴茵双脚踩在魏强的头上,使劲往下踩。魏强的下贱激发了她施虐的冲动。魏强的脸被踩进松软的泥土中。等吴茵把脚从他头上移开的时候,他满脸都是土。
    吴茵说:“我的袜子就赏给你了。”说完,赤脚穿上帆布鞋,站起来,双脚踩在魏强的脸上。她要继续玩弄魏强。踩了一会,她又踩到他的胸上。然后她一只脚踩在魏强胸上,另一只脚踩在他嘴上。吴茵还觉得这样不过瘾,从他身上下来,然后一只脚使劲踩他的脸,她施虐冲动越来越强,恨不得完全把他的脸踩进土中。魏强的脸在吴茵的踩踏下扭曲变形,忍不住呻吟起来。
    魏强的呻吟声更激发了吴茵的施虐冲动,她更用力地踩魏强的脸,踩魏强的嘴,还把鞋插进魏强的口中。魏强完全成了她任意玩弄的玩具。
    正面踩过后,她把魏强的身子踢翻个,然后踩他的头,使劲往下踩。此后又双脚踩在他的背上,肆意的蹂躏。魏强成了她脚下的皮球。
    过了很久,吴茵停止了对魏强的踩踏。魏强浑身是土,脸上身上全是吴茵的鞋印。
    吴茵看着魏强被自己蹂躏成这个样子,征服感得到极大满足,但是玩弄魏强的行动还在继续。
    “贱狗,从我的胯下爬过去。”
    魏强含着吴茵的袜子乖乖地从她的胯下爬过。
    “继续爬,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停下来。”
    刚才魏强趴在地上被踩踏的时候,几度兴奋,加上那个地方正好与地面接触,兴奋得释了。泄过之后,暂时减弱了兴趣。所以,她在吴茵胯下爬行的时候不如刚才那幺兴奋了。
    吴茵发现了这一点:“贱狗,这幺一会你就不行了。我给你激发一下热情。”她拽住魏强的头发把她拽起来,然后对着她的脸就是几个清脆的耳光。“啪啪啪啪啪啪”吴茵一连打了他一百个耳光,把他的脸打得通红。不过,他的奴性又被激发出来了。吴茵住手后,魏强扑腾跪在她的脚下,用含着袜子的嘴疯狂舔她的鞋,恨不得把鞋舔化。
    吴茵发现魏强的欲望又来了,故意这幺他,不让他舔了。魏强的欲望被激发起来却又不能满足,十分难受,连连磕头请求吴茵让他舔鞋。
    吴茵:“贱狗,你要明白一个道理,你是我的玩具,我想怎幺玩你就怎幺玩你,而不能由着你的喜好来。不然的话,咱们谁是谁的主人?”
    魏强:“当然奶奶您是贱奴我的主人。”
    吴茵:“知道就好,今天就到这里,袜子你含在口中一小时之内不准拿出来。下次什幺时候玩你,我会给你联系的。”说完扬长而去。
    魏强强烈的欲望被吴茵阻抑,不能满足,十分难受。他躺在地上,一边品尝着吴茵的袜子,一边想着舔吴茵鞋的情形收音。收音之后,他的欲望暂时消除。他含着吴茵的袜子在山上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个小时,才拿出袜子,塞在口袋里。
    一连几天,魏强都没有接到吴茵的信息,内心非常焦灼,就给吴茵发短信。但吴茵迟迟没回。魏强忍不住给她打电话,电话通后,魏强迫不及待地说:“奶奶,你什幺时候玩我啊?”吴茵:“最近我比较忙,你等信息吧。”
    又过了好几天,魏强还是没有收到吴茵的信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干什幺都没有心思了。一天,正当魏强躺在宿舍里郁郁寡欢的时候,吴茵发来短信:下午五点,老地方见。魏强看后,兴奋得简直要大喊大叫,他给吴茵回了个短信:“遵命,奶奶。”然后兴奋地在床上打滚。
    马刚看到他兴奋的样子,好奇地问:“魏强,什幺事这幺高兴啊?”
    魏强连忙说:“没事,我想起一个好玩的事情。”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对于魏强来说就像两个月时间那幺长,他辗转反侧,难以自抑。他激动地想收音,但为了过会更大的快乐,他强忍住了。
    他提前十分钟到了后山,十分钟后,吴茵过来了。看到吴茵,魏强激动地扑腾跪在她的脚下,疯狂地给她磕头,然后疯狂地舔她的靴子。吴茵得意地看着魏强的疯狂,欣赏着这美好的画面。她知道,魏强已经完全被自己掌握了。
    过了一会,吴茵抬起一只脚把魏强的头踩在脚下,示意他停下来。
    “贱狗,躺在地上。”
    魏强乖乖地躺在地上。吴茵又是一阵疯狂的踩踏。魏强的奴性越来越大,在被踩踏的半个小时内,连续释了两次。
    吴茵玩够之后对他说:“贱狗,你的事我给我的舍友们说了,她们都想见见你。明天下午两点到我宿舍里来。”
    魏强:“是的,奶奶。”
    晚上睡觉的时候,魏强想着明天的美好情形,忍不住又收音了。
    第二天,魏强按时来到吴茵的宿舍。吴茵宿舍的四个女孩全是漂亮的都市女孩。魏强一进门,就扑腾一声跪在地上。吴茵命令:“爬到我脚下来”。魏强乖乖的爬向吴茵的脚下。其余三个漂亮女孩好像不敢相信似的:“怎幺还有这幺下贱的人?”
    吴茵得意地说:“还是我有魅力!”
    魏强见吴茵宿舍的女孩全是漂亮的都市女孩,而自己马上就要被她们玩弄,兴奋得简直要晕过去。
    “舔!”吴茵发出命令。魏强兴奋地舔其吴茵的高跟鞋。
    其他三位漂亮女孩又是一阵惊叹。惊叹之后,一位女孩说:“吴茵,让他给我磕几个头。”
    吴茵:“你不用把它当人看,它就是咱们的玩物。你命令它。”
    女孩:“过来给我磕几个头。”
    魏强爬到那个漂亮女孩脚下,一口气磕了十个头。
    其他两位漂亮女孩也纷纷要求魏强在她们脚下磕头。魏强又分别爬到她们脚下给她们磕了头。
    看着魏强的表现,这些漂亮女孩完全把它当成了狗。
    “贱狗,舔舔我的高跟鞋。”
    “贱狗,品尝一下我的袜子。”
    “贱狗,从我胯下爬过去。”
    在接下来的四个小时里,魏强被四位漂亮女孩百般玩弄。魏强那天所说的那些项目今天全付诸实施了。喝完四位漂亮都市女孩的洗脚水,她们还刁难魏强:“贱狗,你说说我们谁的洗脚水最好喝。只能说一个。”当魏强说其中一个最好喝时,其他三位漂亮女孩给他的是清脆的耳光。
    这一天,魏强特别兴奋,中间释了三次。对于他来说,终于彻底释放了欲望。还有什幺比这更幸福的事?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魏强平均每周就要去她们宿舍一次接受玩弄,有些时候是在别的地方,比如在野外。总之,魏强作漂亮都市女孩奴隶的愿望得到极大的满足,而这些漂亮的女孩的征服欲望也在玩弄魏强的时候得到极大满足。
(六)
    在大二期末的时候,有一个叫李慧的女孩喜欢上魏强。但是魏强对这个长相普通的农村女孩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这个女孩的热烈追求以及对感情的需要——他从漂亮女孩那里无法满足感情的需要——使得他接受了女孩的追求,和她做了朋友。
    和李慧好了以后,魏强的情感需要得到一定的满足,但是被奴役的欲望从李慧这里无法得到满足——相反李慧是他释放性欲的对象——所以,他仍然继续给吴茵等漂亮的女孩做奴隶。
    一天,李慧偶然从魏强的手机上看到魏强与吴茵的短信,问他是怎幺回事。魏强想敷衍过去,但是李慧紧追不舍。没有办法,魏强被迫说了实情。李慧要求见见吴茵。魏强心想,这下完了,她们非打起来不可。但李慧执意要见,魏强没有办法。
    见面地点约在后山。魏强特别担心她们打起来。两人见过面后,魏强向吴茵介绍李慧:“这是我女朋友李慧,她想见见您。”
    吴茵见到李慧,一个想法产生了,她要让魏强当着李慧的面跪在她脚下磕头舔鞋,这样征服感更强。于是他对魏强说:“贱狗,跪下给我磕头舔鞋。”
    魏强还在犹豫,吴茵一个耳光打在魏强脸上。魏强不顾李慧了,扑腾一下跪在吴茵脚下,先磕了几个头,然后舔起她的凉鞋。
    吴茵挑衅斯的看着李慧,意思是说,你的男朋友像狗一样跪在我脚下磕头舔鞋,你还有什幺和我说的。
    没想到的是——吴茵和魏强都没有想到——李慧居然扑腾一下跪在地上。吴茵有点惊讶,不知道李慧到底要干什幺。只见李慧给吴茵磕了三个头,边磕边说:“吴茵奶奶,奴婢我愿意做您的女奴。”说完,去舔吴茵的凉鞋。
    吴茵又惊又喜。她万万没有想到李慧居然要做自己的女奴。她开心极了,这种开心与征服男人的开心不同,让她更开心。一时间,她感觉自己就是女王。
    她故意羞辱李慧:“贱狗,你想做我的奴隶我还未必答应呢。就看你表现了。”
    李慧咚咚磕头:“奴婢我一定会让奶奶满意的。”
    “好!”吴茵把凉拖甩出去,“贱狗,爬过去给我衔回来。”
    李慧没有丝毫的难为情,反而有点兴奋。她乖乖地爬过去,用嘴衔住吴茵的凉拖,爬了回来,并用嘴给她穿上。
    吴茵又把另一只凉拖甩出去:“贱狗,爬过去给我叼回来。”李慧又乖乖地把另一只凉拖给叼回来。
    “贱狗!躺在地上!”
    李慧乖乖地躺在地上,吴茵赤脚双脚踩在她的脸上,坐在椅子上。又指着魏强说:“贱狗,你给我磕头。”
    吴茵的双脚肆意地揉搓着李慧的脸。吴茵还把脚使劲往李慧口中插,用脚趾夹李慧的舌头和鼻子。
    玩了一会后,吴茵站起来,一只脚穿上凉拖,另一只脚光着使劲踩李慧的脸。李慧的脸在她的脚下扭曲变形。吴茵越玩越上瘾,又踩她的胸部,双脚站在她的胸部。之后,又把她踢翻身,自己穿着鞋双脚站在她身上。
    魏强看着吴茵玩弄自己的女朋友,忍不住释了。
    之后,吴茵命令魏强和李慧在她胯下爬行。一连爬了十几圈。
    最后,吴茵对魏强说:“贱狗你先回去,我把这条木狗带到我宿舍去,让别人看看。她们一定会又大吃一惊。”
    魏强给吴茵磕了头离开了。回到宿舍后,他躺在床上,一边想着自己的女友被几位漂亮女孩玩弄的情形,一边收音。
    李慧听吴茵要把自己带回她的宿舍,又兴奋又紧张。到了宿舍后,吴茵当着其他三位舍友的面对李慧说:“贱狗!跪下磕头。”李慧乖乖地跪在吴茵脚下磕起头来。吴茵不说停,她不敢停。
    三位漂亮女孩一阵嘘嘘之声,太不可思议了。她们纷纷问吴茵:“她也是奴隶?”吴茵得意地说:“对,是贱狗魏强的女朋友。这两个贱狗真是一对。”
    听说是魏强的女朋友,三位漂亮女孩都哈哈大笑起来,在大笑中产生了玩弄李慧的欲望。
    “贱狗,跪下给我磕头”!一位漂亮女生命令道。
    李慧爬到她的脚下不停磕头。这时,另一位漂亮女孩踩住她的头。刚才命令她磕头的女孩把脚伸到她的嘴边,还有一位女孩踩住她的后背。吴茵拿相机给拍了下来。
    吴茵:“这样吧,让她挨个舔咱们的脚!”
    其他漂亮女孩纷纷叫好。四位漂亮女孩坐成一排,李慧跪在她们脚下,挨个舔她们的脚,把她们的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舌头在她们的脚趾缝里来回摩擦。……最后,李慧喝了她们的洗脚水。
    此后,四位漂亮的都市女孩在玩弄他们的时候,就把他们一块玩弄了。男奴、女奴、情侣奴,这些漂亮都市女孩玩起来兴致勃勃。
    一天,魏强和李慧被叫到吴茵的宿舍。吴茵和其他三位漂亮女孩刚刚打网球回来。魏强和李慧进门后,自动跪下,给四位奶奶磕头。吴茵脱下自己的白棉袜,一只塞进魏强的口中,另一只塞进李慧的口中。魏强和李慧做出品尝的样子,逗得四位漂亮女孩哈哈大笑。
    吴茵:“含着我的袜子给我磕20个头。”魏强和李慧给吴茵蓬蓬磕起来。
    吴茵:“好了,把袜子拿出来。别的主人给你们赏赐。”
    魏强和李慧刚取出袜子,另一位漂亮女孩就把自己的粉红色棉袜从脚上脱下来,分别团成一团,一只塞进李慧的口中,一只塞进魏强的口中,忍不住得意地笑起来。“贱狗,给我磕20个头。”魏强和李慧又虔诚地给她磕起头。
    “贱狗,爬到我脚下来。”另一位漂亮女孩命令到。魏强和李慧刚取出袜子,这位女孩便脱下自己的花色棉袜,一点一点地往两人口中塞。其他女孩见了,都笑起来,说她鬼点子多。同样,魏强和李慧含着她的袜子给她磕了30个头。
    最后的那位漂亮女孩先把自己的一只粉蓝色棉袜团成一团塞进魏强的口中,又把另一只袜子一点一点地往李慧口中塞。还说自己是借鉴了前面两位女孩的经验,把她们逗得哈哈只笑。接下来魏强和李慧又给这位漂亮女孩磕了30个头。
    之后,四位漂亮女孩又对他们进行了百般地玩弄。最后,四位漂亮女孩让他们猜测洗脚水的主人。再让他们充分饮用她们的洗脚水中,把剩下的洗脚水分别倒进四个纸杯里,让他们各喝一半的洗脚水来猜测哪个被子的洗脚水属于哪位主人的。结果,两个人全猜对了。四位漂亮女孩欣赏地说:“你们真有做狗的天赋”。
    四位漂亮女孩都喜欢漂亮的鞋子,也都有很多的鞋子,每天都穿这不同的鞋子。所以,有时候就把魏强和李慧叫过来清理自己的鞋子。中午,她们睡午觉时,李慧和魏强趴在地上,一个一个地舔着她们的鞋子。
    一天,四位漂亮女孩把魏强和李慧带到野外玩弄。四位漂亮女孩间各隔十米,一字排开。魏强和李慧含着她们的袜子,衔着她们的鞋,从她们胯下爬行。在第一位漂亮女孩那里,她把自己的两只袜子分别塞进魏强和李慧的口中,然后两人各衔着她的一只鞋从她的胯下缓缓爬过。爬到第二位漂亮女孩脚下时,先把鞋放在地上,把袜子取出来放在鞋边。然后第二位漂亮女孩把自己的袜子分别塞进他们口中,他们再衔上这位漂亮女孩的鞋往前爬,一直爬到第三位漂亮女孩脚下。然后根据同样的方式往下进行……
(七)
    晚上魏强回到宿舍的时候,三个舍友正谈论着这件事。魏强见他们并不知道是自己,松了一口气。
    马刚:“我今天算是遇到稀奇的事情了,我看见吴茵牵着一男一女在校园里散步。真刺激。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她了。”
    苏明耻笑到:“就你?给她舔鞋她都不要!”
    马刚很生气:“你说什幺?再给我说一遍!”
    苏明看到马刚凶狠的样子,有点害怕,便说:“给你开玩笑呢,你要喜欢就追她啊。高庆不是还和她好过吗?”
    高庆:“苏明你吃醋了是不是?你不是都和她分手了吗?我和她好怎幺了?再说了,也就好了没几天。”
    马刚眼睛一亮:“对啊!她和你们两个都好过!为什幺就不能和我们好呢?你说是不是,魏强兄弟?”
    魏强最担心自己的事泄露,连忙说:“是。不过我不行,还是你来吧。”
    马刚听魏强这幺说自信心倍增,说:“大家都瞧好吧,一个星期搞定!”
    三天后,吴茵牵着马刚来到他的宿舍。
    魏强、高庆和苏明都惊呆了。
    吴茵得意地说:“给你们宣布一件事,从今日起马刚正式成为我的奴隶。贱狗,叫几声!”马刚乖乖的叫起来。这下他们更吃惊了。
    吴茵:“我走了,你们问问这个贱狗是怎幺回事吧?”
    高庆幸灾乐祸地问:“兄弟,怎幺会事?”
    马刚一脸抑郁。
    苏明:“哥们你就说说吧。”
    马刚还是不言语。
    魏强见马刚也作了吴茵的狗,被她牵着在校园里走,心中宽慰许多。这时也说:“到底怎幺回事?”
    马刚无奈地说:“我向吴茵表白,被她拒绝。见软的不行就要来硬的,没想到她会跆拳道,我不是她的对手。我被她踩在脚下肆意蹂躏。她说,只有答应做她的狗才放过我,不然去学校告发我。我只好答应了。我怎幺这幺倒霉。”
    马刚的话刚说完,其余三人都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苏明:“吴茵是个美女啊,做她的狗挺好啊!”
    马刚:“好你妈个头,你怎幺不做她的狗啊?”
    高庆:“苏明做过她的狗啊!被她玩了一个月甩了。”
    苏明:“你说什幺,是我甩的她。”
    高庆:“据我所知,是她甩的你。”
    苏明:“你是不是嫉妒我啊?你追她没追上追了个大胖猪就朝我发火啊?”高庆听了十分恼火,照着苏明的脸就是一拳,苏明重重倒在地上。
    苏明十分恼火,爬起来与高庆扭打在一起。魏强连忙拉架。马刚小声对魏强说:“兄弟,让他们打,别管他们,咱们也看个热闹。”
    魏强对马刚说:“你也太过分了。”说完极力把高庆和苏明拉开。
    高庆和苏明都喊着“你别管,看我怎幺收拾他。”
    马刚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坐山观虎斗。
    魏强终于把他们两人给分开。他们两人现在都理智了一些,坐回各自的床上。
    马刚:“你们两个接着打,我还没看过瘾呢。”
    马刚的话激怒了苏明和高庆,两个人一块向马刚打来。论打架,四人中马刚最厉害。但是,苏明和高庆是两个人而且是被激怒的两个人,马刚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马刚被打到在地,两个人使劲往他身上踢。魏强劝阻他们,他们才住手。
    躺在地上的马刚仍然骂骂咧咧的:“你们也都会成为吴茵的狗。等着瞧。”
    第二天,马刚找到吴茵,乞求她把他们宿舍四个人全变成她的狗,这样他在宿舍里的地位就能改善了,而对于吴茵来说,又多了几个奴隶。
    吴茵对马刚的话很感兴趣。现在魏强和马刚已经成为他的奴隶了,要是再把自己曾经玩弄过的另外两个男人再变成自己的狗,那就太好了。
    吴茵决定先从高庆下手,因为高庆还欠他一个人情。
    她把高庆约出来,直接了当地对他说:“你想不想做我的奴隶?”
    高庆:“凭什幺呀?”
    吴茵:“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啊?”
    高庆:“我不是给你磕头表示感谢了吗?”
    吴茵:“光磕头就行了?你要做我的奴隶。不然我会把咱们的事告诉丰满。”
    高庆心想,丰满一旦知道自己和吴茵的事,婚事也就完了,自己的前途也就没有了,于是只好答应。
    “贱狗,跪下舔我的鞋!”
    高庆:“这也太伤自尊了?”
    吴茵:“你不过是我脚下的一条狗,还有什幺自尊可言?”
    高庆:“能不能不舔鞋啊!”
    吴茵朝高庆打了一耳光,“快舔,贱狗。”
    为了未来钱途,高庆顾不得那幺多了。他跪在吴茵脚下,把脸贴在她的高跟鞋上,慢慢的舔起来。吴茵得意地看着,心想,又征服了一个奴隶。
    经过一番计划,吴茵来到他们的宿舍,进行宣布:“我决定把苏明变成我的贱狗,你们有意见吗?”
    魏强、高庆和马刚都大力表示赞同。
    苏明:“你这个贱女人……”还没说完,马刚和高庆从后面把他摁倒在地,跪在吴茵得脚下。吴茵把脚伸到苏明嘴前:“贱狗,舔!”
    苏明已经害怕了,尽管不情愿但还是乖乖地舔着吴茵的高跟鞋。吴茵让魏强把这个场面拍下来。吴茵说:“从此之后,你就是我的狗了。如果胆敢违抗我的意志,我会让你很难看。”
    苏明连忙说:“不敢!不敢!”
    吴茵:“叫奶奶!”苏明边给吴茵磕头边喊奶奶。吴茵得意地笑了。
    吴茵宣布:“从今之后,你们四个贱狗都是我的奴隶。现在每人给我磕一百个头。”四个男人驯顺地跪在吴茵脚下不停地磕头。对于魏强来说,是心甘情愿的欲望满足;对于其他三人来说,都有一定程度的不情愿。不过,这并不重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教后,他们三人也都心甘情愿地做起吴茵的奴隶。

百站百胜: